全国服务热线:0898-08980898
当前位置: 首页 > 星辉注册 > 智能语音识别智能语音识别

Steven Yeung:精神造物 虚无之美

发布时间:2023-02-21 14:42:53点击量:






Steven在kar的新展厅中

那么,Steven Yeung又是谁?Steven出生于香港,早年跟随家人在多个城市辗转,大学去英国留学,学习室内设计。回国后,他拒绝家人安排的工作,只身来到广州从事室内设计行业。也是在那个国内独立设计师刚刚起步的年代,他决心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于是,2019年,kar诞生了。

在Steven身上,东方、现代、传统、反骨奇妙地融合在一起。他曾说,自己的美学观深受中国文学和艺术的影响。在《庄子》《老子》的哲学思想中,他看到了一个“庄周梦蝶”般虚幻美好的世界;李白、苏轼等的诗词歌赋中,领略到了什么是意境美;与国外油画的现实性不同,他喜欢的中国山水也立在了境界与留白上。“这些对我的影响很深,关于美的定义,我一开始就放在了一些虚无的东西上。”另一方面,他的独立精神又与他喜欢的白先勇、金庸等人的作品有关。“文学作品中对潜意识与内心挣扎的描述,也引发了我对自我的思考。”而这些审美与思想的哺育,最终化作了kar作品的设计灵感与主题,比如:将敦煌石窟的意境进行提炼的Cave系列、探索“自动写作”状态的“非刻意而为之”系列;又比如:kar这个名字。


Kar 新展厅

kar意为业力,来自梵文Karma(古译羯磨,kar是其词根)。一切行为和眼耳鼻舌身意的经历都会留下信息,潜存于心中,继而影响着我们的行动和决策,持续不断,称为业力。“每个生活在此宇宙中的人必然受到不同圈层业力的影响,价值观和人性的形成都有其由来,所以审美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最终追溯回人之本我。”Steven要尝试的,便是在东方哲学里找到美学的本质,并通过创作kar,将自己本真的情绪,无论好的坏的,传达给使用者,形成“业”的轮回。


还原手捏泥巴状态和质感的Knead落地镜


最能展现Steven精神世界的Knead屏风


Knead扶手椅


正因如此,黏土成为了kar初期创作的其中一种手段。通常,当有灵感闪现或者情绪波动时,Steven会直接徒手捏出家具的形状。设计师的思想和当下的感觉,无论是喜是悲,都影响着泥土上的力量和痕迹。在泥塑完成后,再根据人体工程学对作品进行一些微调,确保其功能性,而后通过3D扫描建模。

玻璃钢是kar经常使用的一种材料。得益于玻璃纤维的材料特性,黏土模型上的所有痕迹都被完美地保留下来并复制到作品中,相当于把创作者当下的本我和情绪延伸。“当不同的人看到设计的最终形状时,也许会有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便是对作品所表达的情感的一种回应。”




Noblesse:kar的不少作品都与传统文化、东方智慧有连接。是否可以选择一件作品聊聊是如何将无形的文化通过感性表达转述为设计的?

Steven Yeung:最直观的应该就是我的第一件作品三足茶几,这也是我们最标志性的产品。刚开始我想做一款茶几,就很执着于做一个三只脚的茶几,因为我很迷三足器文化。那时候的人类还是野人的状态,也没有什么文明,用到的、看到的东西对他们产生影响,所以他们会去模仿并创造一些用具。大多数时候是对自然的模仿,但是突然间可能有人开悟了,就做出了三个脚的器物。因为自然界似乎没有三只脚的东西,老虎是四肢、鸡等禽类双足,为什么会创造出三足的器物呢?三足器后来被制作成青铜礼器,也没落过一段时间,在宋朝又通过瓷艺复兴。我对这些故事非常感兴趣,所以第一张茶几,用捏黏土的方式来创作,除了捏成自己想要的形状,保留揉捏的手工痕迹之外,设计为三足的结构,再通过玻璃钢材料把它呈现出来,也算是一种传承吧。


以三足器为灵感的经典作Tripod咖啡桌

Noblesse:kar的产品在设计和生产的过程中有特别强调的部分吗?

Steven Yeung:材质与手工感是我必须保留的。kar的家具很多使用了玻璃钢,这种材料像服装一样,由若干模块拼合,会留下很多不好看的拼缝。大多数玻璃钢工厂做的产品很便宜,在产品成形后通过喷漆掩盖拼缝。而kar的家具是完全不喷漆的状态,首先需要优质的玻璃钢原材料,然后拼缝处需要一一进行修补和打磨,达到最终几乎看不出拼缝的状态,耗费大量精力。通常,做一张kar的桌子普通的玻璃钢工厂可以做20张,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跑了几十家玻璃钢工厂,却没有工厂愿意合作的原因。

这个时代已经够理性与工业化了,我们不需要更多所谓的“标准”。而不喷漆的玻璃钢材料有种独特的魅力,刚好能表达我想表达的东西。如果打磨得好,它的温润光泽有种类似玉石、鹅卵石的质感。玻璃钢的纤维也很迷人,这种材料需要通过工匠师傅去一层层铺纤维作为材料的稳定性结构。我发现师傅每次铺的时候心情是不同的,出来的感觉也略有不同,这种手工感和可控范围内的变化跟我捏泥巴时候的状态相似,所以觉得非常迷人。当然,以上种种也成为了kar遇到的最大挑战。


白色和黑色的Playdough椅子

Noblesse:尽管你一直不愿被定义,但似乎你的设计也有不可被触碰的边界?

Steven Yeung:所有东西如果过不了我自己的这关,是绝对不会推出的。实现这一点其实非常痛苦,很多时候,商业化不允许你做出自己最喜欢的东西。除了设计形态,材质、用量、处理材质的方式等也都有商业模式。比如,如果非要做市场调研的话,市场更青睐喷漆的家具,看起来质量可靠。而kar的产品经常被投诉表面纤维太乱,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只要做个喷漆就好,做喷漆产品的成本将大幅降低,市场更大,这其实是一个合理的商业逻辑,但是我过不了自己的这关,因为我不喜欢,所以很多东西都卡在了个人喜好上。

又比如kar推出新品的速度很快,一年已有29款作品亮相,我就经常收到求职邮件,很多设计师希望能加入kar的团队,我都会回复,kar产品的设计师只有我一个人,我很清楚我不能把产品放在自己的喜好之外。其实在我的手稿里,已经设计了100多款产品,但最终呈现的只有小小一部分,不够喜欢的那些都被淘汰了。我知道其中有很多拿到市场上肯定会是爆款,但过不了自己这关就不要了。这就是我这个人最矛盾和纠结的地方,也是不可逾越的线。

Noblesse:你认为设计是一种自我表达,说起自我,是否可以请你回答经典的人生三问——你是谁?来自哪里?要去往何方?

Steven Yeung:我想用一组古语——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来问答这个问题。看山是山就像我们的小时候,在一种无意识状态,觉得美的东西就是美,好吃的就说好吃。等到了看山不是山的阶段,我们会去思考这个东西为什么好吃,那个为什么好看,我到底是谁。但这里其实有一个陷进,很多时候,我们会被同化,被一些社会化因素限制住。比如别人都说好看,我们也认为那就是好看的。我有很长时间处于这个阶段,包括目前也是。我经常会觉得很知道自己要什么,但是过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自己未必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过,意识到这个阶段的存在,意识到哪些是外在的影响很重要。我还是会努力在接下去的岁月里与自己做斗争,探索本我、自我与超我。未来我希望自己达到看山还是山的状态。知道所有东西背后的价值,但又忘记它的价值所在。


新展厅内陈列的Lifting Desk是

Steven为妻子在新家设计的梳妆台

Noblesse:最近在读的书?

Steven Yeung:《禅宗与精神分析》,这本书尝试用东方的视角去看西方的逻辑论证,将佛学禅宗与精神分析的内容对应起来,很有意思。

Noblesse:2023年的计划?

Steven Yeung:我们会在2023年发布一个全新的系列,可以提前与Noblesse的读者分享。新系列以甲骨文为灵感,将中国传统的文字进行现代演绎。我非常在意甲骨文的形态,因为在那个时期,还没有文字和语言,此时诞生的“文字”是非常有创造性的,想象造字者的心态也很有意思。看多了甲骨文后,闭上眼睛,就会有很多线条像书法一样朝我涌来,我提取其中的一些线条放在家具上,设计了既符合自己审美又能表达象形文字意识形态的新系列。

“在创作家具的过程中,我怀着极大的善意,希望使用者能感受到这份善意。”

——Steven Yeung


仿佛棉花糖般的Marshmallow沙发

采访/撰文/策划:徐露梅

设计:Andy

肖像摄影:Ling

图片提供:设计师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  电话:0898-08980898  手机:13988888888
Copyright © 2012-2018 星辉娱乐|注册登录平台用户APP下载中心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  ICP备案编号:粤ICP备88888888号